沙灘

  一直到上了大學之後,我才知道我小時候的夢,並沒有改變。

 

  高中時期真的是人生的轉捩點。雖然小時候總是出類拔萃,但鄉下給的資源,還是很不足夠。所以在高中時期,矯正了國中曾被同學說很奇怪的英語口音,也有機會被強迫算數學,雖然我自認自己的數理頭腦還不至於太差,但真的沒有興趣的科目,我就不願意耗費太多時間在上面。我想我沒有念都市高中,大學時期設的「門檻分數」,有可能就跨不過去了。

 

  多年來我的考試經驗,自傳上的結尾都少不了這一句話:

今日學生依循前人的足跡於學術的沙灘上尋貝,
來日學生願成為一座燈塔指引後人前進的方向。

  

  推甄大學時期是寫「文學」不是寫「學術」,但這無礙於這句話的本質。其實要我現在的頭腦再想出這麼浪漫的語彙,或許是有些困難了(三年來日以繼夜的換言之,亦即,係指...之規訓與洗腦)。我能進入這片綺麗的沙灘嗎?我可以在這裡找到我想要的貝殼嗎?當然,捫心自問的結果總是不了了之,但已有兩次成功的經驗,證明這沙灘永遠為我開啟。只是當我遇見最掛念不下的那片沙灘時,最怕見到「本日公休,下次請早」的牌子又屹立眼前,因為我似乎沒有再多的光陰可以蹉跎了。

 

  成為燈塔,燃燒自己,照耀別人,似乎是我求學路來的寫照。其實哪個人不自私,我其實也是很自私的人,但遇到該付出的時刻,我還是大方的付出。想到過去求學路程,多半是人家有求於我,我卻很少要求同等回報,而且我也比較少有求於他人(當然書摘部份真的要感謝好同學,看在我每次期中期末都要掛掉的情況下雪中送炭,真的要好好感謝真是好與小夢,至於其他朋友也是要好好感謝,但也族繁不及備載了,有一天有機會再逐一答謝,感恩),雖然黑面的我心裡難免會嘀嘀咕咕,但我還是很大方、熱心的把自己有的任何資訊與資源提供給有需要的人,想到以前國中為配合老師的師徒制度,甚至還耗費寶貴光陰編製教材,不禁哂然一笑。

 

  社會的險惡,隨著年齡的增長,逐漸浮現。古代文人讀聖賢書,應科舉,做大官,雖然國父說「要立志做大事,不要立志做大官」,但這個社會很弔詭的,往往大官可以決定大事,一般人要怎麼成就大事?往往還是要往大官方向努力。所以我最後選擇跳離既有軌道,除了是自己的興趣以外,社會的趨勢也是很大的因素。但這要付出的艱辛、忍受的挫折,都比我過去的人生經驗,還要大得多。

 

  其實我也非常嚮往隱居山林,在泉聲鳥鳴的綺麗山谷結束餘生,但前提是我要有個「洗盡鉛華」的人生。所以,燃燒自己,克盡自己的義務,讓我們的社會可以再往前邁進,這是我的希望。只是,沙灘的把關者可不可以容我進去找尋貝殼呢?希望願有多大,力量就有多大。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den1125b 的頭像
den1125b

悠然芝南山

den1125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