土城看守所


  2008.10.17,一個天氣不錯的上午,由江老師、李老師領隊,法理學進階研討修課學生,搭乘小巴,前往臺灣臺北看守所(常名:土城看守所)。

  有「天下第一所」之名的土城看守所,平常是個戒備森嚴,閒雜人等不得擅入的場所,同時也是媒體喜歡拍攝的地點,誰教這裡名人多呢?(忠三舍是禁見舍,所以名人大都在這囉!)

  看不到洗錢案的被告,也看不到剛剛進去的余前部長,但這必須依賴系辦和所方公文往來才有的參訪經驗,想必讓這輩子可能只有一次機會來參訪的我(如果還要再進來,除非進來當長官,或者當老師帶學生來,或者成為被告律師或者是家屬、受刑人......),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  臺北地區的受刑人和聲押被告太多了,目前北所已經超額收容到六十幾啪,看到這狹小的空間住著這麼多人,更可以珍惜自身的自由,也可勸勉世人多多行善,莫到這兒受苦。

  詭異的是,我們是由秘書帶領參觀(秘書是所長、副所長以下第一人),參觀每處,受刑人們正在工廠工作,都要停下作業,以軍事化的口吻齊呼「長官好」,可讓我們這群老師、碩士生、大學生備感尷尬。但換個角度言,突然變成了「長官」,似乎也不是什麼惡事。

  如果看過人權影片,拍攝綠島監獄的樣貌,北所其實也不會差太多。一間最多住到好像是六人吧,廁所就在牢房內,可沒有門呢!而且有管制用水,我們經過剛好放工的和三舍,可以看到一大堆儲水的容器,還有一股老舊建築特有的氣味。

  進去前的門禁,每個人都蓋了酒精印,方便門禁的管制,當我們要離開的時候,剛好也有一個受刑人進來,氣氛怪詭異的。參訪過程中,看到了不少的受刑人,不論是在門口等待進駐的,還是剛煮完飯的廚工雜役(通常是表現比較好的輕刑犯),我們都不敢正眼去觀望他們(也不是說不敢,應該是說非禮勿視吧!),不過他們應該也會很好奇與納悶我們這群「小長官」是來做什麼的(囧)。

  他們軍事化的生活,平均每天有三十分鐘的運動時間,生活算是十分規律的。不過我覺得最難熬的,還是在舍房內的生活吧!住著這麼多人,又沒有自由。

  印象最深的,就是刑場了。自從民國九十三年後,就沒有再執行死刑了,目前有十二個死刑犯定讞,還有四十幾個尚在訴訟中,看看新政府的態度囉!竊以為還是儘早執行罷了,那十二位判刑定讞的死囚,現在的生活絕對沒有比死還快活多少,但國際聯盟團體等等的壓力,似乎反而要讓這些人「好好的活」,雖然某一程度捍衛了「人性尊嚴」,但換個角度想,他們就是要犯人「活著接受良心的譴責」,繼續的在獄中贖罪吧...

  刑場,旁邊附設一個最後法庭。這法庭非常簡樸,除了一隻立著的國旗外,看不到司法的符號,審判台上面貼著佛蓮花貼紙,刑場外有一尊地藏王菩薩,刑場內部沙坑也有掛著一幅地藏王圖畫。

  死刑犯在執行前,會在最後法庭進行最後一次的審判,檢察官會把有關卷宗全部帶來再看一次,省視有沒有那些不能執行死刑的理由,最後再讓他交待遺言。之後讓他吃最後一餐(滷菜),不過根據秘書轉述,他們通常都吃不了多少,可能喝點高粱酒,或抽些煙,當這些都結束後,法醫會替他們打麻醉針(如果沒有要器官捐贈,麻藥馬上發揮作用。若是要器官捐贈,麻藥打在肌肉,要三十分鐘人才會陷入昏迷),之後用消音槍打兩發,犯人就魂歸天地。

  這篇就先打到這裡,有時間再把其他見聞細節與感想補述之,尚祈讀者見諒!(唉,最近比較忙)
  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den1125b 的頭像
den1125b

悠然芝南山

den1125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