整個暑假,就在台北車站度過。在坪林的夜,蛙鳴依舊,但窗外風景,總不堪看。

  茶業博物館近日內加上了LED燈飾,但人潮依舊零星甚至稀少,我戲稱這不就是一棟「靈厝」嗎?照理說,要讓路人投下注目禮,要用光飾點綴,先要做的是「招牌」吧!不然夜空中只有屋頂、樓梯一閃一滅的,不是靈厝,我還真找不到新的形容詞來。

  時間過的真快,距離創建「我的心遺留在指南山麓」網誌,倏忽已過三年春秋,正邁向第四年的「警報時期」。大四,這尷尬的階段啊!準備考試,雖然是免不了的宿命,但我極度想避免延畢的情形,是否真能如我所願呢?交給老天吧!
  過去政客的話總讓人半信半疑,但馬總統的募兵制真的是勢在必行了,政治人物的允諾,更讓時下青年莫不盤算盤算,我也亦然。如果能繼續升學,再念個博士班,看來也可以省卻一年光陰啊!不過真能如我所願,屆時也要加強外文,看是要重拾被我拋棄的英文,還是開闢念德文、日文的興趣?忙碌如我,今年勢必沒有心思投注在這兒了,未來若能如願,再來煩惱也不遲。

  講到了未來,又扯到了政治。不過最近的新聞,真是峰迴路轉啊!那我也不免俗的,發表一下淺見好了。

  身為一個知識份子,必然具有某種信仰。但若僅是膚淺的意識型態,大可未必。不過我一向是對事不對人(除非此人已因特殊因素被我永久列入黑名單),家族政治立場亦是萬色齊發,尤其第一、二任民選總統時,我家有藍、有綠、有橘還有黃(os:小小羊兒要回家,有白有黑也有黃....)。先祖父曾早創國民黨鄉黨部,亦是地方大老,所以自然是藍色的了。有叔伯等人,也不知道是否痛恨威權時期的國民政府,還是純粹「熱愛台灣」這塊土地,選擇了綠色的立場。至於橘、黃,除了省籍之外,我也不太清楚了。

  自從涉足法律領域之後,看「事」的能力亦大幅提昇,可以省卻一般人霧裡看花、人云亦云的窘境,也因此,扁政府的窘態,早亦洞悉。只是詳情也者(如多少億),我非劉伯溫,這也就不知道了。

  曾經上過綠營老師的課,我不會因為祖父的緣故和他有所爭執,反而因為報告更讓老師激賞。何以言?因為我做的是威權時期迫害民權的報告,而且之後還因此得到某綠營學術獎金的青睞。不可諱言的,過去威權時代的國民黨政府,真的是相當可惡,在講求民權的當代,這些為了統治而逕行的高壓手段絕對讓人難以信服。不過,現在台灣享有了相當的民主與自由,但是過去八年經濟沒有蓬勃發展,反而是「假民主之名,行鬥爭之實」,這八年「臺灣文革」,也革出了華人社會為何數千年來才蹦出第一個民主共和國的原因:

  因為實在是太吵了!

  外國的政客也是演來演去,但是他們強調「幽默」,不會如我們台灣的邱大將軍誠實的說某媽立委超醜,而是用各種幽默的手段,例如拿他的照片與動物類比,這樣子去告刑事公然侮辱還是毀謗,在釋字509號作成之後,要成罪已是天方夜譚。

  其實我們國家沒有分裂的權利,分成藍國、綠國也沒有什麼實益(有啦!比較不吵而已...)在野陣營不斷的認為馬總統會出賣台灣啊!諸如此類的指控,不知凡幾,但他又不是笨蛋,這類的競選抹黑手段,在別國都在進行「政策辯論」之時,我們還在意識形態的口水之中,也就因此,才有陳水扁的誕生。

  其實寫到這裡已經睏了,也沒啥心力去談談讓全國國民肚子都扁掉的前總統。如果講到他和我的故鄉,許多鄉民可能因為顏色之故,對於他仍有好感還是感恩之情吧?不然坪林交流道將真的如當時的環保署、北市市議員所願,不開放外地車下交流道。但當初這些官員顢頇的說詞,對比我家遇到丁丁鄉公所的侵害,頓時,又可以合理化他們的「用心良苦」了。

  當時那些官員的「用心」或許基於既得利益的私心,不管水源區居民的死活。可是,當他們知道把這些權力授予之後,將會是災難的開始,雖然他們的想法十分杞人憂天,但真正輪到民進黨政府上台之後,災難,才正要開始。

  雖然開放坪林交流道之後,罕見的人車讓當時的官員們所擔心也者,頓時變成庸人自擾之,但是過度的「揮灑經費」,讓沒有用的工程在水源區興建,甚至侵占人民私有財產,我想這錢還是別給的好。

  身在綠鄉,即使綠鄉長選前變色了,但依舊無法掩飾小鄉行政團隊的顢頇無能。但我總期望中央政府能夠逐漸的在帶領國民向前邁進之際,先把這些狗屁倒灶的雜碎清理乾淨,不然留著也只是累贅而已。

  民主的代價是很慘痛的,到現在我們還是繼續存活在「免於煩惱」的陣痛期。兩大黨的優質政治,還有待民進黨加油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den1125b 的頭像
den1125b

悠然芝南山

den1125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